<nobr id="l6fsm"></nobr>
        <tbody id="l6fsm"><div id="l6fsm"><td id="l6fsm"></td></div></tbody>

          1. <menuitem id="l6fsm"><strong id="l6fsm"></strong></menuitem>

          2. 您的位置:首頁 > 隨筆感悟 >
            我和我的鄉村
            www.kkfeb.com 】 【 2022-08-12 14:46:38 】 【 來源:四川法治報

            □臘梅

              

              生于農村、回歸農村、奉獻農村,或許這就是我奮斗的意義,亦是我最初最真的夢想。曾經,我是一名牧區雙語教師,親眼看到過家暴給婦女同胞們造成的巨大創傷、給孩子們留下的心理陰影,而受世俗觀念的束縛,太多弱勢群體不能勇敢地站起來維護自己的權益。初入社會的我內心竟萌發了“用法律武器維護婦女兒童合法權益”的想法。懷揣對法治的信仰,我毅然辭職,踏進了法院的大門,并有幸成為了法治星河中的一束微光,以微光照亮美人谷的邊邊角角。

              

              腳下有泥土,一枝一葉總關情。我工作的法庭,坐落于中國最美麗的鄉村美人谷,其管轄面積約2638.2平方公里,24個行政村。初到法庭,一切都是陌生的,為了盡快掌握轄區情況,更好開展工作,我帶領法庭干警每天上山下鄉、走村入戶。短短一個月,我們的足跡就踏遍了轄區所有村落,全面排查了轄區2000余戶、9500余人的基本情況,并發放了2000多張便民聯系卡。

              

              在法庭,我隔三差五就會面對家長里短的小事。小事雖小,但事關民生和諧大計。至今,我依舊記得剛到法庭,下鄉巡回排查矛盾糾紛時化解的一起“小事”。在一戶老鄉家中,敲開門便看見一位大叔滿臉不耐煩地瞪著我們,問道:“你們誰啊,干什么?”我們告知來意后,他仍表懷疑:“問題我有,矛盾糾紛我也有,已經有很多部門調解過,都解決不了。你們法庭?也是一樣吧,算了算了?!笨粗恍湃蔚臉幼?,我便用當地方言和他拉起家常,聊家庭、談生活,和諧輕松的氛圍讓大叔放下了戒備心,說出了困擾他很久的麻煩。

              

              原來在2014年的時候,某電站征用了他們劉家五兄妹的土地,征用完成后,五兄妹與復墾項目負責人降某西、降某郎達成土地復墾協議,約定由五兄妹自行復墾,由降某西和降某郎支付復墾費200000元。降某西和降某郎陸續支付了五兄妹部分復墾費后,雙方就因余款還剩多少產生分歧,矛盾尖銳,降某西和降某郎便拒絕支付余款,相關部門多次組織調解,但都以失敗告終。

              

              為了“搬走”劉大叔壓在心里多年的石頭,我主動上門找到降某西和降某郎了解情況,可兩人態度極其惡劣,并且互相推諉,稱五兄妹拿錢不認賬?!拔覀兠髅饕呀浵蛩麄冎Ц读?180000 元,現在居然說只給了120000元,既然他們兄妹耍無賴,我們也只能破罐子破摔?!蔽异o靜聽著,看著憤怒的降某西和降某郎發泄情緒,等他們心情平復了,我問道:“中間相差的60000元當時怎么給付的?”降某西回答:“我在農業銀行轉賬給劉某某的呀?!蔽乙宦牼椭朗虑楹棉k了,笑著說:“既然是通過轉賬給付的,你為什么不向他們說清楚???”“錢在劉某某自己卡里,他會不知道嗎?還用我說嗎?”降某西說。

              

              明確了癥結所在后,我一邊讓干警帶降某西去銀行把轉賬明細打出來,一邊通知五兄妹到法庭等候。果然如降某西所說,60000元早在三年前就已打進劉某某賬戶了,而劉某某一直沒有動過那張銀行卡,完全不知道那張卡上還靜靜躺著60000元。就這樣,降某西、降某郎和五兄妹在法庭說開了所有的矛盾、誤會,余款20000元也當場支付完成,這起持續8年之久的矛盾終于化解了。

              

              小法庭的“小事觀”讓我得到了極大磨礪,我在每一次雙方當事人握手言和的笑容中收獲了感動和最溫暖的回報。而我們這個從不把老百姓的事當“小事”的法庭,也逐漸成為了老百姓值得信賴的一桿“秤”。

              

              在美人谷人民法庭,我從未忘記9年前轉行時的初衷,在辦案、調解中,我堅持從女性視角出發,充分維護婦女兒童合法權益,彰顯法治溫度。為此,我積極加入“正義雪蓮”女子審判團隊,隨團隊探索建立了婦女兒童保護機制,并在審理涉及婦女和未成年人權益的婚姻家庭案件中,以“柔性調和”代替“剛性審判”,將情理法融于其中,更好維護婦女兒童合法權益。

              

              猶記得在審理一起離婚案件時,女方因家庭瑣事找到法庭并態度堅定要求離婚,調解中男方也同意離婚。但了解到雙方育有兩孩,且年齡都還小,正需要父母關愛,同時,雙方的感情還未完全破裂,我便沒有以雙方同意離婚而出具調解書草草結案,而是讓雙方回家冷靜一段時間。之后,我幾次到當事人家中采取“背對背”單獨交流溝通和雙方“面對面”開展調解的方式,從子女健康成長、雙方的感情等組織調解。最終,丈夫主動寫下保證書,向妻子道歉,妻子主動申請撤訴,雙方在法庭調解室相擁而泣??粗粋€瀕臨破碎的家庭重歸于好,我的內心無比欣慰,感覺自己所有的付出都得到了最溫暖的回報。

              

             ?。ㄗ髡邌挝唬旱ぐ涂h人民法院)


            編輯:張曉雨
            四川長安網版權所有
            好大?好爽?快点小龙女
            <nobr id="l6fsm"></nobr>
                  <tbody id="l6fsm"><div id="l6fsm"><td id="l6fsm"></td></div></tbody>

                    1. <menuitem id="l6fsm"><strong id="l6fsm"></strong></menuite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