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br id="l6fsm"></nobr>
        <tbody id="l6fsm"><div id="l6fsm"><td id="l6fsm"></td></div></tbody>

          1. <menuitem id="l6fsm"><strong id="l6fsm"></strong></menuitem>

          2. 您的位置:首頁 > 理論前沿 >
            一份不起訴決定書背后的法治深意
            www.kkfeb.com 】 【 2022-07-08 10:35:15 】 【 來源:四川法治報

              2021年6月12日,陜西省渭南市白水縣男子張某甲得知女兒被張某乙猥褻,對其腳蹬、拳捶、碗砸,導致張某乙達到輕傷二級,辦理該案的白水縣檢察院對張某甲作出不起訴決定。近日,12309中國檢察網上公布了該案的不起訴決定書,引發廣泛關注。

              

              對于檢察院作出的不起訴決定,“司法正義”“法律有溫度”成了網民們表示支持和贊揚的高頻詞。檢察院為何決定不起訴?這份不起訴決定書為什么深得民心?7月7日,四川法治報記者采訪了省律協婦女和未成年人權益保護委員會主任、四川衡平律師事務所副主任、律師張建新,西南政法大學法學院副教授陳小彪,探究這份不起訴決定書背后的法治深意。

              

              案件回顧>>>

              

              男子毆打猥褻女兒者致其輕傷

              

              2021年6月12日,得知女兒被猥褻,陜西渭南白水縣的35歲男子張某甲將猥褻者打傷,猥褻者經鑒定為輕傷二級。今年3月7日,白水縣公安局偵查終結后,以張某甲涉嫌故意傷害罪向白水縣檢察院移送起訴。

              

              近日,中國檢察網公布了白水縣檢察院關于張某甲故意傷害案的不起訴決定書,不起訴決定書載明了該案基本事實。

              

              經檢察院依法審查查明,2021年6月12日11時許,張某甲得知自己的女兒被張某乙猥褻后,趕到張某乙家,用腳將其蹬倒在地,又用拳頭向其頭上捶打了兩三下,并用瓷碗砸向其的頭部。陜西佰美法醫司法鑒定所法醫臨床司法鑒定意見書顯示,張某乙的損傷程度屬輕傷二級。

              

              檢察院認為,張某甲毆打他人身體,造成被害人張某乙輕傷二級的行為,犯罪事實清楚,證據確實、充分,其行為觸犯《刑法》第二百三十四條的規定,應當以故意傷害罪追究其刑事責任。

              

              檢察院認為,鑒于張某甲自動投案,如實供述自己的罪行,系自首,且其自愿認罪認罰,被害人張某乙有嚴重過錯,綜合考慮其毆打他人的前因后果、危害程度等,依據《刑事訴訟法》第一百七十七條第二款的規定,決定對張某甲不起訴。

              

              7月6日,白水縣檢察院在接受媒體采訪時表示,今年5月26日,實施猥褻的男子張某乙被白水縣法院以猥褻兒童罪判處有期徒刑,已收監執行。

              

              法律解析>>>

              

              構成故意傷害罪 檢察院為何不起訴

              

              張建新認為,從張某甲的犯罪事實和法律規定來看,其符合故意傷害罪的犯罪構成,在沒有其他法定減免情節的一般情況下,檢察機關應該起訴張某甲。從公開的不起訴決定書上可以看出,張某甲已構成故意傷害罪,根據《刑法》第十四條、第二百三十四條的規定,故意傷害他人身體的,依法應當處3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

              

              “但是,張某甲雖構成犯罪,因其性質和情節并不惡劣、危害程度輕微,可以免予刑事處罰?!睆埥ㄐ卤硎?,《刑法》第五條規定,刑罰的輕重,應當與犯罪分子所犯罪行和承擔的刑事責任相適應。

              

              陳小彪認為,在此類案件中犯罪情節輕微與否的重要評價依據是行為動機。在本案中,張某甲出于義憤,動機符合情理,屬于可寬恕的情形,不同于基于報復或無端生事的傷害案件,其主觀惡性明顯不高?!缎淌略V訟法》第一百七十七條第二款規定,對于犯罪情節輕微,依照刑法規定不需要判處刑罰或者免除刑罰的,人民檢察院可以作出不起訴決定。

              

              不起訴決定書顯示,《刑事訴訟法》第一百七十七條第二款是白水縣檢察院作出不起訴決定的法律依據。

              

              陳小彪分析,運用本條款應注意需罰性的判斷,即是否需要判處刑罰的判斷。實踐中往往除了動機的判斷外,尚需結合行為手段、行為后果、被害人過錯等因素綜合評價。本案中,行為人使用拳腳以及瓷碗等日常用具,并未使用高致傷性工具進行攻擊,加之被害人具有嚴重過錯,是引發行為人憤怒的重要原因,綜合評價行為人的行為不具有需罰性,即使不判處刑罰。陳小彪解釋:“該條款明確,是否作出起訴決定,檢察機關具有較高的裁量權?!?/p>

              

              張建新認為,張某甲案發后投案自首,是免除處罰的法定事實和法律依據?!缎谭ā返诹邨l規定,犯罪以后自動投案,如實供述自己的罪行的,是自首。對于自首的犯罪分子,可以從輕或者減輕處罰。其中,犯罪較輕的,可以免除處罰。根據《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關于常見犯罪的量刑指導意見(試行)》相關規定,張某甲有主動認罪認罰情節,可以從輕或減輕處罰?;谶@些綜合考量,白水縣檢察院對張某甲作出了不起訴決定。

              

              執法有溫度 法不應向不法讓步

              

              “保護自己的孩子,他做了大多數父親都會做的事情?!薄按蛉说臅r候作為父親,自首的時候作為中國公民,這份不起訴決定書體現了法律有溫度?!薄黄鹪V決定書公開后,網民們基于樸素的情感,支持父親的行為,并紛紛給白水縣檢察院“點贊”。

              

              作為一個父親,得知自己女兒被猥褻,有憤怒繼而采取行動,符合一般人的情感需求。陳小彪告訴記者:“雖然尋求公力救濟更符合現代法治精神,但采取私力報復亦有情感的正當性。白水縣檢察院作出不起訴決定,顯然關照了本案中行為人特殊的情感需求,體現了法治溫度、人性關懷,是對民意的有效回應,也是對社會正義的有力維護?!睆埥ㄐ乱舱J為,如果單一的根據張某甲故意傷害的事實對其進行刑事處罰,可能產生錯誤的導向,不利于形成公平正義的良好社會風氣。

              

              此外,張建新表示,這份不起訴決定書彰顯出中國法治的進步,“執法必須依據事實和法律原則,不管是犯罪嫌疑人還是被害人,有錯就要有懲罰,但是,在執法過程中更應該以人為本,應當追求社會效果與法律原則的統一?!?/p>

              

              陳小彪提醒,面臨親人的被侵害,尋求公力救濟是最符合現代法治的穩妥做法。但如果尋求私力救濟,須特別注意采取法律不禁止的行為方式、行為后果。對于正在發生的不法侵害,《刑法》也規定了正當防衛制度,為反抗不法侵害提供了法律后盾。陳小彪說:“‘法不應向不法讓步’,這既是法治精神,也是普通大眾心中樸素的正義觀?!?/p>

              

              四川法治報全媒體記者 周靖


            編輯:張曉雨
            四川長安網版權所有
            好大?好爽?快点小龙女
            <nobr id="l6fsm"></nobr>
                  <tbody id="l6fsm"><div id="l6fsm"><td id="l6fsm"></td></div></tbody>

                    1. <menuitem id="l6fsm"><strong id="l6fsm"></strong></menuitem>